首页 部门概况 信息公开 气象新闻 预报预警 防灾减灾 科技创新 党建工作 应急管理 气象视频 科普园地
最新公告: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气象局实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气象局雷电防护装置检测质量考核暂行办法》等的公示 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气象文化

重读《瓦尔登湖》

  新疆气象网         2017-08-10 18:46:35

  终于把再次购买的《瓦尔登湖》读完了。算起来,这已是第三次阅读《瓦尔登湖》这本书了,但读完以后,还是不能真正获得其中的要领,不过模模糊糊中觉得比上两次阅读有了进步,似乎对于书中所阐述的有了些许的、浅浅的认识,但这一切都还是浮游在表面,离真正的读懂还相差的太远太远。

  这首先得益于新购版本译者所写的“导读”。正是从这短短的“导读”中,自己对于《瓦尔登湖》的作者梭罗,以及梭罗为什么要写《瓦尔登湖》,《瓦尔登湖》表达了些什么等,有了初步的认识,也帮助自己去尝试着读懂《瓦尔登湖》。

  梭罗写《瓦尔登湖》的时代,正是十九世纪美国经济开始快速发展、疆土开始快速扩张的时代:西部大开发正渐入高潮,标志着当时最先进技术的交通工具的火车正在美国各地大规模地兴建,按该书译者在“导读”中所写到的,“当时美国正处于重要的成长时期,社会上出现了若干种新的趋势和现象。”

  首先是领土的扩张,其次是政治、文化上与大英帝国的疏离,直至完全独立自成体系,成为真正的美国文化。领土的快速扩张,经济的飞速发展,膨胀了人们的各种欲望,那时的美国犹如今日之中国,人们一切以物质金钱为中心,人们为了追求物欲和享受,不但大肆从自然中掠夺资源,比如砍伐森林、挖掘矿产、猎杀野生动物等,更主要的是,伴随着物质的发展人们精神世界的混乱以及道德意识的沦丧。人们总是急切地想要获取一切美好的东西:宽敞明亮的住房,精美可口的食物,豪华舒适的个人用品,昂贵高档的服装……人们为了追求这一切忙的不可开交,没有时间停下来思考,没有时间去留心自然中美好的一切。

  正是在这种大的环境氛围中,梭罗看到眼前的一切,感到了迷茫。好在梭罗受到了正在从政治、文化上与大英帝国脱钩的美国本土文化的熏陶,受到了他所追随的导师爱默生等人的影响,开始了“超验主义”的思索和实践,从而与多数人分裂,从迷茫中走了出来。

  “超验主义”到底是什么?这的确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之所以难以回答,是因为它过于笼统、过于玄奥。总而言之,超验主义以自然为追求对象,视自然为一种灵性,超越了人类的精神世界。超验主义鼓励人们融于自然,在自然中回归自身的灵性,享受精神的愉悦,得到思想上的净化和升华。超验主义虽然鼓吹回归自然,倡导人们过一种与自然相联系、简单质朴的生活,但它与中国的田园生活者、归隐者又有着明显的不同。后者更注重体验人处于自然状态下一身轻松、自由自在的精神状态,而超验主义者在这个基础上,更延伸出从自然中学习、在自然中感受心灵、从而让心灵升华为一种内化于心的灵魂。可以想象,超验主义不但是与自然为友,更是与自然为师,甚至崇尚自然为上帝,通过自然这个载体,使自己的心灵、智慧、世界观上升为与心中的上帝更为接近的“超自然”境界。

  梭罗作为一个超验主义的先驱者,正是以自身的行动和思考,去从自然中获得灵魂的升华的。

  《瓦尔登湖》是亨利.戴维.梭罗在1845年7月4日搬到瓦尔登湖畔开始独自生活,两年又两个月的时间里,观察、研究自然,并从自然中获得思索的全部结晶。在书中梭罗描写了瓦尔登湖及周边壮美的景色,描绘了他所处环境的四季变换,描述了上千种生活在瓦尔登湖周边的动植物。他用富有他独特风格的文字为我们真实刻画了自然的神奇与美丽,让我们身临其境地感受到瓦尔登湖湖水的深蓝、树木的茂密、花草的芳香、飞鸟的活跃。但是,在阅读中我们发现,对自然的描述与赞美,只是《瓦尔登湖》全书的一部分,还有很多的篇幅,梭罗写出了自己对生活的感悟、哲学的思考以及精神世界的思辨。

  比如第一章“生计。这是全书篇幅最长的章节。在这一章中,梭罗围绕着人们的衣食住行等关乎生计的基本要素,阐述了他自己的思想和观点。梭罗认为,当下的人们每天都在为生计疲于奔命,却并不知道忙碌和劳累的目的是什么。他写到,“绝大多数人,……在生活中疲于应付各种自我的烦恼和多余的劳役,乃至没有余力去采摘那些更美好的人生果实”,“人每天都在奔波劳碌,根本没有闲暇享受真正完整的生活”,“人们总是背负着各种枷锁,想要把生意做成,想要把债务偿清,深陷在非常古老的泥沼里”。从上述例子中可以看出,梭罗对于那个时代人们的盲目与思想缺乏给予了极力的批判。

  那么,是否梭罗看不起人们的劳碌、轻视劳碌呢?

  不,不是。在瓦尔登湖畔生活的两年又两个月时间里,梭罗始终过着一种依靠自己的双手,自耕自足的生活。他不但自己在湖边搭建了小木屋,还自己种菜种粮、采摘果子、捕捞湖鱼,可以说生活中的一切都是他凭借自己的双手来获得的。他热爱劳动,也鼓励人们通过双手获得劳动成果,换来自己的生活。他反对和嘲笑的,是生活中各个方面的过度消耗,是追求生活中一成不变的物质欲望。他主张生活从简,一切够用、能满足自己的生存即可,而把为生活劳碌奔波所消耗的时间用来体验更加丰富的生活,尤其是精神生活。他写到,“大自然即为强者提供了用武之地,也为弱者提供容身之所。有些人总是忧心忡忡,简直就像患了不可治愈的绝症,我们总是天生爱夸大自己所从事工作的重要性,不停地担心还有很多工作尚未完成,或者忧虑万一我们生病了怎么办。我们并没有怀着信仰去生活,白天时提心吊胆,到了完成不情不愿地祷告,丝毫没有坚定的信念。我们就这样谨小慎微地生活着,对我们的生活充满了敬畏之情,顽固地认为它没有改变的可能。……但你能从圆心画出多少半径,生活就有多少种方式。所有的改变都是奇迹,但这种奇迹时时刻刻都在发生。”

  梭罗认为,人们应该具备“生活必需品”,也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的,对我们的生活具有非常重要的物品。超过这个界限的,尤其是超过很多的奢侈品,“非但是多余的,而且还会妨碍人们的提升。”他写到,“当他获得这些必不可少的东西之外,除了追求奢侈的生活,他还能有别的选择:那就是真正去体验生活的历程。他的假期开始了,可以不用继续劳碌奔波了。”

  由此我们可以知道,过简朴的生活,满足必不可少的物质,抛弃奢靡的生活,去体验生活的历程,是梭罗《瓦尔登湖》真正要表达的主旨。

  为了表明自己的观点,梭罗把自己每天的生活收支记录下来,向人们阐述一个道理,即其实“必不可少的物质”标准非常低,人们只要用自己的双手轻松就能获得,这样既不显得劳碌奔波,又有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自然中学习和体验,并认真加以思考、分析和总结,从而获得心灵的提升。

  除了生活的方式与目标等内容,梭罗还写到了音乐(声音)、阅读等带给人们思想的启迪以及精神的愉悦。两年多的时间里,梭罗独自一人生活在瓦尔登湖畔,基本上很少与人交往,孤独寂寞是无法消除的精神因素。因此梭罗用专门的章节写了关于“孤寂”的内容。

  在“孤寂”一章的第一段中,梭罗用优美的文字描写了他独自一人生活在瓦尔登湖时宁静而愉悦的心情。他写到,“这是一个愉快的夜晚,我感到通体舒泰,每个毛孔都洋溢着欢乐。我在大自然里来回地走,路访了她的部分领地,感到前所未有的自由。我沿着铺满石块的河岸漫步,只是随意穿了件衬衣,虽然天气多云且风很大,实在是有点凉。我看不到有什么能让我特别留意的东西,附近所有的风物对我来说已是异常熟悉。牛蛙奏响号角迎接黑暗,吹得湖面水波荡漾的凉风送来夜莺的欢唱。迎风摆舞的赤杨和白杨令我心旌摇动,几乎无法呼吸。然而我宁静的思绪就像湖面,只有微澜轻荡,而无浪花翻滚。”从这一段优美的文字可以看出梭罗独自生活在湖畔时的心境并不是沮丧和孤独,而是人与自然融为一体后全身心的充实和愉悦。梭罗视自然为朋友,为师长,正如他所说的,“我有事深切地感受到,最美好、最温柔、最纯净、最鼓舞人心的相处,很可能是人与自然的相处,哪怕对可怜的厌世者和最忧郁的人来说,情况也是如此。人只要心智健全,又生活在大自然里,那就不会为任何事物感到忧伤。”在一个雨天,梭罗也曾感受到突然袭来的孤独,怀疑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但他再冷静中思考和调整,扭转了那占据一时的想法:“就在那场令我产生想法的细雨中,我突然感受到与自然相处是如此的美好和有益,就在那淅沥的雨滴中,在木屋周边所有的声响和景物的陪伴下,一种无穷无尽又难以言喻的友爱在我的心里油然而生,又像空气紧紧地将我包围,于是想象中那些与人为邻的好处统统变得微不足道。”

  孤寂与冷落并非是梭罗去刻意追求的,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人愿意去刻意地追求孤寂与冷落,即使是梭罗这样的“超验主义者”,在瓦尔登湖畔生活了两年多之后,也回到了人群当中,过起了与其他人类似的、所谓的文明人的生活。但是,能在孤寂中享受孤寂,能在孤寂中泰然自若,并能有所收获,孤寂对于人而言就是非常有益的东西了。孤寂能使人审视自己,孤寂能推动人不断去思索。世界上什么最远?是人和人居住的距离吗?不是,是心与心的沟通。只要心有所想,有想要飞去的目标,人与人即使住的再远,也是一瞬间就能到达的。相反,如果缺乏了心灵的沟通,什么都用脚步去衡量,再短的距离也会举得非常的遥远,遥远的难以企及、难以到达。“我们寄居的这个地球无非是太空中的一点,和浩瀚无际、连我们的仪器都测量不出其直径有多大的宇宙相比,在这个星球上居住的两个人,哪怕隔得再远,有能有多远呢?什么样的空间才会将一个人和他的同胞隔开,并让他感受到孤寂呢?我已经发现,两个人的腿再怎么走,也无法让两颗心靠的更近。”

  从表面上看,梭罗是孤寂的,他独自一人生活在远离文明、没有繁华的物质的湖畔,那简陋的小木屋里每天闪烁的只是一盏细弱的油灯,映照着梭罗孑孓孤影。这样的生活确实很多人难以理解,更难以承受。但在梭罗自己看来,他并不孤独,他与森林树木对话,与湖水游鱼亲热,与跳跃啾鸣鸟儿交流;在他的内心深处,也或许就在他的身边,或坐或立着许多的哲人、圣贤,在时时地教诲着他。他把自己的思想转化为一行行文字,使自己没有一刻停顿了思考;他的心惦记着世界所发生的变化,眼睛和心灵同时在观察着身边的一切,这样的梭罗怎么会是孤寂的呢?《瓦尔登湖》整部书里,极少有人与人的对话,更多的是梭罗与自然的交流。自然中的一切都如同人类一样,自由自在地生活在梭罗的身边;同样,梭罗也是那么欣喜地、充实地融合于自然之中。与自然为伍,并不是简单的相互依存,而是能从自然中获得能量—精神和心灵的能量,能师从自然而有所收获,能与自然交流—其实是把自己的思想托付给自然,在与自然的交流中化解积累在心头的愁结,升华为如同自然一样明亮透彻的思想景观。

  在梭罗的《瓦尔登湖》发表后,即使在物质的纷扰并不很严重的十九世纪,在美国这样一个相对开明、现代的国家,绝大多数人也认为梭罗的思想过于偏激、行为过于怪诞,加之梭罗的书大量引用古典论据,显得艰涩难懂,许多人无法坚持读完这本书,更别说接受梭罗的思想了。时至今日,科技与人们的物质生活日新月异,早已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大量虚拟的生活场景充斥着人们的生活,各种高端生活用品更是层出不穷,世界处处充满诱惑,人们生活的脚步更加细碎匆忙,人们的眼睛所接触到的一切,足以遮挡每个人的心灵,尤其是这个神奇的古老国度,宁可坐着宝马哭、也不骑着单车笑已经成为众多青春女子的共识,那些一掷千金的土豪成为了众多人们向往相交的人物……在这样的环境中,梭罗的思想失去了生存的土壤,不但不被人们所接受,恐怕更多的人会是嘲笑和打击。浮躁的雾气弥漫在大多数人的心头,自然被物质那耀眼的光芒所遮盖,即使有人偶尔走了进去,也是被自然中镀上了铜色的景观和植被震撼一下,转化成照片和文字来向周边的人们炫耀而已。梭罗所见到的自然的灵性不见了,成为了死寂和空洞的标本,单纯供人们把玩,就如同当初许多拜访瓦尔登湖的游人丢弃在梭罗小木屋的一株草根一样。在这种环境中,宁静孤寂是人们唯恐躲避不及的可怕灾难,人们宁可在旋转的灯光和噪杂强劲的鼓点中去消费每一个暗夜,也不会在阳光和清风中停留片刻,在人们的眼中,阅读《瓦尔登湖》是无聊的作秀,接受梭罗更是一种不可饶恕的愚蠢。《瓦尔登湖》很可能就这样,卑贱地在这个世界死亡。

  相反,梭罗的故乡至今引领者全球的时尚和科技,成为现代生活的发源地,但梭罗的同乡们却越来越多地认同了他,并加入到他的行列。《荒野生存》中的阿列克斯真是如此。相比之下,我们似乎正乘着当初康科德镇隆隆驶过的蒸汽列车,急匆匆地去赶赴魔鬼搭建的物质的舞台,去上演一幕幕浓雾笼罩下的个人大戏。

  阅读《瓦尔登湖》,尤其是一遍又一遍的阅读,自己正越来越偏离大众的脚步,朝向梭罗走去。梭罗的偏激与单纯自己并不完全认同,但他大致的精神框架却为自己的生活搭建起那小木屋的龙骨。“我很喜欢听那永不止息的呼啸声和滴答声”,“我更喜欢无牵无挂、可以轻装上路的生活”,不在乎旁人的指责和议论,这些都是自己身上所具有和引以为自豪的。轻装上路,走向自然,过一种简单质朴但有思想的生活,将是自己今后的前进方向。(廖志鸿)

文章来源: 乌鲁木齐市气象局   责编:安玉佩
中国气象局 新浪网 凤凰网  新华网 天山网
版权所有: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气象局
技术支持: 新疆兴农网信息中心
地址(Adress): 乌鲁木齐市建国路327号
电话(Tel):0991-2630133  邮编(Postcode):830002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的软件、1024*768显示模式浏览此网站,将获得较好的效果!

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029号

新疆气象手机客户端,手机浏览器扫一扫
Android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扫-扫